《追回摯愛罪妻》 小說介紹

追回摯愛罪妻(夏薇薇,厲致堯)推薦給大家:我喜歡這兩個主角,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,隻要是讀過的人,都懂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,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。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,愛情不是順其自然,愛情就是需要強硬,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。...

《追回摯愛罪妻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醫生心急如焚,正準備跟過去時,卻瞥見迎麵走來的男人。

“厲總,能不能勞煩您請夏薇薇小姐再做一次詳細的身體檢查。”

厲致堯眉宇緊蹙,薄唇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。

“檢查?她能有什麼事?”

胃癌晚期,還不算嚴重?!!

醫生在心裡默默吐槽著,推了推眼睛,神色異常的嚴肅。

“厲總,夏薇薇小姐現在的身體情況不容樂觀,再耽擱下去,恐怕......”

聞言,厲致堯手上動作一頓,眉頭幾欲皺成疙瘩。

不容樂觀?

恍惚間想起夏薇薇手腕上猙獰可怖的傷口,以及瘦削單薄的身子,厲致堯呼吸一滯,急急的抬眼,“她在哪?”

醫生朝著洗手間的方向努了努嘴,冇有絲毫的猶豫,厲致堯抬腳走了進去。

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,夏薇薇眸光一暗,將刺眼的血漬用水衝了下去。

她抬眼淡漠的看著男人,唇角勾起嘲諷的弧度。

“怎麼,厲總追過來是為了興師問罪的?”

厲致堯原本舒緩的臉色瞬間陰鬱下來,強忍著怒氣開口:“我已經讓助理準備好,做一次全身檢查。”

“不去。”夏薇薇冷笑一聲,垂下眼眸,聲音清冷。

眼前人身子單薄的可怕,柔美的小臉蒼白如紙,厲致堯抿了抿唇,難得放緩了語氣:“檢查過後,我可以讓你與你母親見一麵。”

“真的?”

夏薇薇手上動作一頓,不敢置信的抬眼,杏眸裡劃過一抹璀璨的流光。

在厲致堯頷首默許後,夏薇薇忍不住彎了彎唇,生怕男人反悔般,迫不及待的抓住他的衣袖,“我現在就跟你去檢查。”

少女臉上明媚雀躍的笑容,好似悄然綻放的薔薇花,絢麗奪目。

厲致堯怔在原地,他好似看到以前女孩一身皎白的連衣裙,眉眼如畫,乖巧的淺住他的大掌,軟軟糯糯的喚道:“致堯哥哥。”

隻一瞬,他便壓下心頭那抹異樣的感覺,冷冷的甩開夏薇薇的手,俊朗無暇的臉龐裹挾著惱怒。

他竟然一而再再而三被夏薇薇矇蔽!

厲致堯咬著牙,轉過身子,大步朝外走去。

夏薇薇跟不上他的步伐,隻能一路小跑,白淨光潔的額頭上沁出一層細細密密的汗珠。

醫生見夏薇薇痛意檢查,大喜過望,趕緊將人帶進檢查室。

半個小時後,醫生收整好儀器,看著夏薇薇憔悴的小臉,聲音溫和:“結果明天才能出,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一整套繁瑣的檢查流程下來,夏薇薇隻覺得筋疲力竭,勉強站穩身子後,她抬起小臉,殷切的望著身側矜貴俊逸的男人。

“跟我來。”厲致堯側臉輪廓深邃淡漠,語氣冷然。

夏母的病房就在走廊的儘頭的重症監護室內,纔剛一推開門,夏薇薇便看見自己的母親拖著瘦弱不堪的身子蜷縮在病床上,雜亂的管子插在她的身上,各種儀器設備發出滋滋的電流聲。

熱淚,不由自主的從眼眶溢位,夏薇薇雙唇顫抖,哽咽的開口喊道:“母親......”

淒切的聲音並未將病床上的人兒喚醒,反而將床邊昏昏欲睡的女人吵醒。

柳蔓茵霍的站起身,怒氣沖沖瞪著夏薇薇,嗓音尖利刺耳:“好你個掃把星,竟然還有臉過來看你媽,都是因為你這個喪門星,夏家纔會破產!”

說罷,女人還覺得不解氣,潑婦般朝著夏薇薇吐了一口唾沫,無賴的伸出手,“快點拿錢過來,我守著這個老不死的好幾年,你反倒是在外麵逍遙快活,這費用你今天就得給我結清。”

夏薇薇被女人推搡了一把,踉蹌後退幾步,她緊咬著唇,垂頭不語。

她母親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,以前待她殷切熱情的大嫂卻隻想著錢......

一股悲涼襲上心頭,熱淚湧動的眼眶越發酸澀。

厲致堯站在門口,冷眼瞧著,語氣寡淡冷漠:“夏薇薇,這一切都是你應得報應!”

報應......

她犯得最大的錯,就是飛蛾撲火愛了厲致堯十年,最後落得這樣一個淒慘的境地。

聽到男人冷冰冰的聲音,柳蔓茵這才察覺到厲致堯的存在,原本凶神惡煞的神色立刻轉換成卑躬屈膝的討好與諂媚。

“厲總,今天您怎麼親自過來了?您放心,夏薇薇這個賤人弄成這個模樣,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,怪不得您......”

柳蔓茵隻一個勁朝夏薇薇身上潑臟水,卻冇有留意到男人的神色越發淩冽。

“滾出去!”

“啊,厲總?”

柳蔓茵一時有些摸不著頭腦,以往她在厲致堯麵前詆譭夏薇薇時,都能拿到一次豐厚的獎勵,怎麼今天......

“聽不懂我的話,還是想讓保鏢把你丟出去?”

厲致堯厭惡的皺眉,渾身散發著迫人的氣壓。

“我這就滾。”柳蔓茵不敢得罪厲致堯,趕緊抓起包退了出去,臨走前還不忘惡狠狠的剜了一眼夏薇薇。

夏薇薇走到床邊,攥緊母親冰涼的手,淚珠像是穿了線的珠子般,大顆大顆的砸落下來。

她明白嫂子的心思,隻是為了錢而已,又怎麼會儘心儘力的照顧母親。

這樣下去,說不定哪天母親就會......

夏薇薇倉惶的抬起臉,哀求的看著厲致堯。

“我求求你,讓我留下來照顧我母親好不好?”

厲致堯半眯著湛黑的鳳眸,大掌死死的掐著女人的下巴,像是在欣賞著她狼狽不堪的模樣,冰冷刺骨話語隨著薄唇闔動淡淡的吐出:“你現在又在裝什麼,你們夏家又是怎麼對待秋詩的,落得現在這個下場都是你們活該。”

淚水模糊了視線,夏薇薇唇角扯起一個蒼涼的弧度。

他們家是怎麼對待夏秋詩的?

自從她被接到夏家,父母都把她當做親生女兒一樣對待,她也真心把她當做好姐妹,送出了自己的一片真心。

到頭來,她卻暗中挪用公司資金,讓她們家破人亡......

“厲致堯,我說什麼你都不會信,你不是一直想要離婚嗎?我可以簽訂離婚協議書,隻請你放過我母親,放過我,以後我會消失的乾乾淨淨。”

晶瑩的淚珠落在手背上,帶著灼熱的溫度,看著夏薇薇絕望無助的模樣,厲致堯突然有些慌亂。

離婚......

他死死的攥緊拳頭,這才明白過來一個事實:夏薇薇,真的不愛他了。

一想到這,厲致堯心口一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