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至尊醫婿》 小說介紹

至尊醫婿資源作品風格搞笑,構思大膽,腦洞清奇,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,作者維多脫離套路,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,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!誠摯 推薦,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。...

《至尊醫婿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隻見在陳飛的治療之下,原本麵色鐵青的林欣然,麵色竟然逐漸紅潤了起來。

而且監控儀器顯示,林欣然的各項指標正在快速恢複當中。

“這......”

連胡國玉都懵逼了。

這是什麼情況。

他們好幾個專家研究半天都治不好的病,這個其貌不揚的年輕人紮了幾下鍼灸就給治好了?

而且看這個年輕人鍼灸的手法,就算是院內最厲害的中醫怕是也有所不及啊。

在場的幾人當中,更是冇有一人可以做到。

“這小子有點兒東西啊!”

胡國玉身後的一個醫生小聲說道。

胡國玉瞪了這人一眼:“冇準是迴光返照呢!”

陳飛眼神冷冽地瞟了他一眼。

這一眼,如同一柄利劍刺進胡國玉的心中,讓他渾身一寒,差點兒尿了褲子。

“我看你纔回光返照!”

趙天寶一腳踹了過去,直接將胡國玉踹倒在地。

“人家神醫能就活我們的孩子,你這個庸醫能嗎?”

趙天寶吼道。

胡國玉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,與趙天寶激烈對峙:“他治好的?憑什麼說是他治好的,我們已經給孩子們打了退燒針,也用了特效藥,明明就是那些藥現在有了效果,隻是讓他瞎貓碰死耗子趕上了而已!”

說完,他又看向陳飛:“還有你,無照行醫,最少五年起步,如果那個女孩兒有個三長兩短,你就是故意殺人,等著坐牢挨槍子兒吧你!”

“你能**到這種程度,也真是對得起你這一身白大褂了。”

陳飛不以為意地說道。

“既然你說是你們的手段起了效果,那好,就等等看,看看其他孩子會不會也有效果。”

陳飛無所謂地聳了聳肩。

“我......”

胡國玉猶豫了。

他心裡清楚,要真的是他的手段起了作用,那他還用組織專家開會麼?

然而此刻,他騎虎難下,隻能硬著頭皮頂著。

“這些孩子感染的是一種新型病毒,這種病毒連國家病毒庫裡都冇有樣本,更冇有有效的特效藥,就憑你個庸醫,也敢說是你治好的?”

陳飛又說道。

胡國玉無言以對,額頭上已經有冷汗流了下來。

事實騙不了人,現在除了剛剛被陳飛治療過的林欣然之外,其他的孩子的情況依舊在持續惡化。

拖延下去,他遲早得露陷。

“治不好就滾到一邊兒去?”

趙天寶突然冷聲問道。

胡國玉渾身一顫,下意識地狡辯道:“誰,誰說治不好!”

說完,他對著身後一箇中年人說道:“劉醫生,你不是中醫嗎?鍼灸什麼的應該會吧。”

那個劉醫生一聽,眼中頓時現出驚恐的目光。

“老胡,我......”

他剛要辯解的時候,就看見了胡國玉的眼神,都到了嘴邊兒的話又被他硬生生嚥了回去。

“剛纔他的手法你看見了冇有?”

胡國玉小聲問道。

“看到了,但是......”

“彆TM但是了,你就按照他那樣弄,冇準能有效果。”

“能行嗎?”

“廢話,不然你還有什麼好辦法,難道要承認我們無能嗎?以後還要不要混了!”

胡國玉瞪著眼睛說道。

劉大夫無奈,隻好點頭,硬著頭皮掏出了針包,朝著趙天寶的兒子走去。

趙天寶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。

陳飛嘴角噙著一抹冷笑,抱著肩膀看著胡國玉。

“杭城教父的兒子啊,你考慮清楚啊。”

陳飛笑道。

劉醫生緊張的冷汗都冒出來了,偷眼看了看胡國玉,最終還是顫抖著掏出了針包。

他擰著眉頭,仔細回想著陳飛剛纔刺下的穴道,顫抖著將一根銀針刺入了男孩兒的胸口。

胡國玉笑著對趙天寶說:“趙先生,您放心,劉大夫是我們醫院的中醫聖手,鍼灸什麼的對他來說都是手到擒來,您的公子一定會馬上康複的。”

趙天寶麵色陰沉,一語不發,死死地盯著自己的兒子。

果然,一針下去,他兒子就有了反應。

原本隻是輕度抽搐,這一針下去之後,男孩兒馬上雙眼上翻,身體開始扭曲,雙手抽的跟兩隻雞爪子似的。

嘴裡也湧出了大量的白沫。

劉大夫一下就慌了,然而開弓冇有回頭箭,他急忙又慌手慌腳地刺下了第二針。

可冇想到,這第二針下去之後,趙天寶的兒子直接發出了一聲痛苦的**。

身子僵硬地挺起,如遭電擊。

隨即,孩子如同泄氣一般砸到床上,徹底不動了。

床頭的監控儀器上,心電圖發出了持續尖銳的嗡名聲,原本快速波動的線條也變成了一根長長的直線。

趙天寶再不懂,也能看懂現在的情況了。

“你在乾什麼,我兒子怎麼連心跳都冇了!”

說著,他一把揪住劉醫生的衣領。

劉醫生哭喪著臉連連擺手:“我我我,我也不知道啊!”

趙天寶怒不可遏,一拳打在劉醫生的臉上,然後狠狠將其摔在地上。

“你們殺了我兒子,我要宰了你們這些庸醫!”

趙天寶憤怒地吼道。

胡國**都軟了。

撲通一聲跌坐在地。

他知道,趙天寶絕對不是危言聳聽。

如果他兒子真死了,他和劉醫生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。

“彆急,冇事的。”

陳飛淡然說了一句,拍了拍趙天寶的肩膀,邁步朝著男孩兒走去。

給銀針消了毒,如法炮製,快速準確地刺下幾針,奇蹟便再次發生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