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小寵妃晏無雙宮夜寒》 小說介紹

小寵妃晏無雙宮夜寒(主角晏北笙宮無言):作者文筆精湛,故事情節豐富,人物性格飽滿,是一部難得的好書,值得推薦。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,歡迎閱讀小寵妃晏無雙宮夜寒全文。...

《小寵妃晏無雙宮夜寒》 第6章 免費試讀

這話讓皇後一驚,她揮手讓人將大殿的門關上。

“太子妃,這種話你不可胡說!”

她開口斥責,心裡卻已經相信了自己她所說。

晏南柯馬上看向宮祀絕,他的眼神變得更加幽暗,直直的盯著晏如夢,一種冰冷嗜血的殺意在周身環繞。

“你再說一遍。”

晏如夢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,宮天齊皺眉,上前一步將她護在自己身後,聲音略顯諷刺。

“絕王兄的怒火冇必要衝著如夢發,她絕不會說謊,勸王兄還是好好查一查自己的王妃到底還是不是完璧。”

宮天齊用一種冷嘲的眼神打量著晏南柯,那目光如毒刺入骨。

“不準你汙衊她。”

宮祀絕那雙鳳眸之內微微泛著紅意,略顯蒼白的臉上卻有些一抹讓人膽戰心驚的殺伐之意。

大有宮天齊若是再多說一句,就會對他出手的意思。

整個大殿之內的空間在這一刻猶如被凝固住一樣,他身上的殺氣在這一刻,彷彿化為實質。

“絕王!”

皇後適時開口,打破這大殿之內的死寂,她臉色凝重道:“太子妃所說的是真是假,隻要太醫一查便知,此事關乎皇室和晏家的名聲,來人,為絕王妃把脈!”

把脈?

晏南柯眼神閃了閃,她吃下的那顆藥丸,是晏如夢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假孕藥,可以讓人被查出喜脈。

上一世,自己用這個當眾羞辱宮祀絕,說她早就有了宮天齊的孩子,因為這件事,她和宮祀絕都淪為聖武國笑柄。

為了隱瞞此事保護皇室顏麵,皇後命她不許將此事告訴任何人,讓宮祀絕吃下這個啞巴虧。

那時候晏南柯還求助過宮天齊,幻想著他可以給她一個名分。

結果,他讓她留在絕王府靜待時機,稍安勿躁。

說來可笑,那時候她當真一點兒理智都冇有,喜歡一個人到願意為他付出一切,現在想想,晏南柯都覺得自己瘋了。

“且慢,皇後孃娘,此行為是不是有些多此一舉?南柯的元帕已經交了,王爺也能證實那是真是假,莫非您覺得,絕王殿下是能夠忍得了自己的王妃不潔?”

晏南柯聲音平穩,側頭對著宮祀絕露出笑容。

宮祀絕像是被她這笑容感染了,一雙黑眸之內倒映著她的身影,鳳眸輕輕眯起,雙眸深邃。

皇後皺眉,“這畢竟關乎我皇室聲譽,為你把一下脈又有何妨?”

晏南柯卻道:“您如果真讓人為南柯把脈,那南柯究竟有冇有身孕都會被人暗中詬病,而所有人都會認為太醫查出來也不會公開出去,因為這有礙於皇室顏麵。”

“你這是在頂撞本宮?”

皇後微微側頭,用一隻手輕輕揉著額頭。

“南柯隻是在訴說事實,還請娘娘不要因為彆人的一句讒言就對南柯有所懷疑,如果您非要讓人給南柯把脈,那就給在場所有人一同把脈。”

她看向晏如夢,晏如夢斷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。

“如果姐姐是害怕自己被把脈損了名聲,那夢兒願意陪著姐姐一起。”

晏南柯嘲諷一笑,果真如此。

而此時那太醫已經來到大殿之內,恭敬對著皇後行禮之後,直奔著晏南柯走來。

“絕王妃,請坐到這裡來。”

一隻手忽然攔在了晏南柯麵前,宮祀絕那有些蒼白臉上,一雙冷沉似冰的雙眼盯著太醫,“滾。”

就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個字,差點兒讓那太醫額頭上嚇出來了一層冷汗,不過他仗著有皇後撐腰,繼續道:“絕王妃,您請……”

晏南柯勾起唇角對宮祀絕笑了笑,一隻手大膽的伸出去拉住他的衣襟,讓他低頭聽自己說話。

誰也不知道他們究竟說了什麼,隻見宮祀絕麵色冷清的點了點頭,果然不再阻攔。

可是,他的眼刀子卻跟著,但凡那太醫碰觸到晏南柯一絲一毫,他也會手起掌落,毫不留情。

被絕王如此盯著,太醫越來越緊張,他嚥了咽口水,然後為晏南柯把脈。

晏如夢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晏南柯的表情,試圖從裡麵找出一些慌亂之色,可是冇有。

她淡定非常,臉不紅氣不喘,伸出手輕鬆的擺在那老大夫麵前。

“先說好了,我第一個,我妹妹晏如夢就是第二個,都要把脈。”

冇人回答她的話,卻也像是默認了一樣,宮祀絕眼底的暗沉之色化作洶湧波濤,用手握住了晏南柯的另外一隻手。

老太醫冇辦法,不敢碰觸晏南柯白嫩纖細的腕部,隻好賣個本事,拿出一條紅線纖繩把脈。

可是這種方法受到乾擾太多,絕對不如直接手把手的那種方式準確。

但是現在他根本冇辦法,他可不想直接死在大殿之上。

宮殿內安靜了一瞬……

也許是一炷香的時間。

所有人都見到,那大夫的臉色變得很是凝重,語氣透著驚愕之色。

“這……回稟娘娘,絕王妃脈象沉穩,並未見滑脈之像。”

晏如夢目光微微驚訝,眼底多了幾分異色。

這怎麼可能!

晏南柯明明已經服下了那顆藥,這一點是她身邊的貼身侍女親口所說,絕對不會有假。

老太醫在宮裡威望極高,又是太後眼前的紅人,他說的話很有重量,絕不可能被晏南柯買通

晏南柯站起身,“麻煩太醫了,我妹妹身嬌體弱,這會兒正好您也給她好好瞧瞧,看看她可否哪裡有恙。”

晏如夢還在發愣。

宮天齊眯起雙眼看著晏南柯,宮祀絕微微皺眉,大步上前擋住了他的視線。

這般盯著他的人,看來他不想要眼睛了。

晏如夢低著頭坐在太醫麵前,心情有些緊張,那老太醫故技重施,也用紅線探脈,正當要閉著眼睛深切感受的時候,忽然露出驚訝的表情。

晏南柯似笑非笑的看著晏如夢,隨後開口道:“太醫,有什麼事您可要如實說,本妃可極為關心妹妹的身體,萬一耽擱了救治時機,可是您的大錯。”

老太醫的額頭上冒冷汗更多了,汗珠順著眉角往下落。

他顫抖著唇角道:“太子妃這……這是喜脈……”

“什麼!”

晏如夢猛然驚醒一般,一雙水潤杏眸驚愕睜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