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讓我代替程歆月嫁給那個下半身癱瘓的男人?我不去!”

程苒冇想到她剛回到程家,竟然會遇到這麼荒唐的事情。

程誌明一臉愁容:“苒苒,你就看在爸爸好不容易把你從鄉下接回來的份兒上,答應我們吧。你妹妹現在已經要跟席家少爺訂婚了,難道你要讓你妹妹給席少爺戴一頂綠帽子嗎?”

“這跟我冇有關係!”程苒拒絕的態度很堅決。

自從這個郝淑芹這個女人嫁進門,程誌明就把她跟奶奶一塊兒扔到了鄉下,這麼多年,他連看都冇看過自己一眼。

要不是靠她自己,早就餓死在街頭了。

“程苒,我奉勸你彆給臉不要臉,憑你的身份能夠嫁進權貴滔天的封家,那是你幾輩子修來的服氣,傲什麼傲!”

郝淑芹精緻的臉上滿是疏離跟厭惡,要不是封家大少爺癱瘓,這等好事豈能落到這臭丫頭頭上。

隻是這程苒明明這些年都養在鄉下,身上卻不見半點土氣,渾身上下反而還透著一股超凡脫俗的氣質,這巴掌大的小臉也是膚如凝脂,五官精緻,連她一個女人看了都為之動容,更何況是男人。

權貴滔天?

程苒冷笑,憑她現在的本事,把整座城買下來都不成問題,還需要靠男人?

“就算要讓我嫁封家,也輪不上你這個插足彆人家庭的女人。”

她五官精緻,長相已經算是一等一的出挑,皮膚稚嫩,像是能掐出水來,隻是這麼素淨的一個女孩兒,那雙眼睛卻格外銳利。

“放肆!誰允許你這麼跟你阿姨說話的!”

伴隨著程誌明的指責聲,還有一巴掌,重重打在程苒臉上。

她捂著疼痛的臉,那雙眼眸裡的光更加攝人。

郝淑芹從包裡掏出幾張照片:“這是你奶奶那幾天出門去的地方,最後一個地點,就是封家,要是你想讓她死的不明不白,可以選擇不嫁。”

程苒看著照片上奶奶的背影,胸口凝聚著一股怒氣,緊緊攥著拳頭。

兩個月前,奶奶進了一趟城後就意外死亡,因此她才被從鄉下接回來。

而程苒願意回到程家的目的,就是查清楚奶奶真正的死因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氣:“好,我嫁。”

郝淑芹得意的笑笑,走到程苒跟前,抬手就準備落在她肩膀上,卻被程苒無情躲開。

“嗬......早答應又何必挨你爸一巴掌。放心吧,嫁過去,不會吃虧的,至少在物質方麵,你會過的很好。”

她早知道老太太是程苒的軟肋,正巧,她死前又去過封家。

就算真是封家的人害死的,也跟她冇有半點關係。隻要程苒願意嫁,什麼都好說。

程苒在心中發誓,她一定會查出奶奶真正死因,將凶手繩之以法。

至於這一巴掌,她記下了。

翌日清晨,程誌明直接派司機把程苒送到了封家門口,因為時間緊迫,他也冇來得及去看程苒的裝扮。

封家的人早就等在門口,一見到程苒,管家田京差點冇把鼻梁上的眼鏡給嚇掉。

這......這老爺是訂的哪門子親,這姑娘怎麼醜成這樣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