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夜祁踏出門的那一刻,長汐雙手握拳的問:“那一半元神,現在如何了?”

腦海裡浮現出他們萬年點滴,長汐不願相信,他真的會將她的元神分給彆的女人。

然而她到底還是失望了。

夜祁頭也不回的離開,他的沉默,更讓她絕望!

寢殿安靜下來,長汐強行催動牽引術去感知另一半元神,然而卻死氣的冇有任何迴應。

外麵鬼婢小聲議論:“也不知道這凡間的海棠姑娘是有什麼樣的魅力,竟讓尊上分出小殿下的元神給她。”

長汐:“......”

原來,她叫海棠!

所以他真的將她的元神用在了那凡人身上?長汐心裡所有的不相信,就此定格。

“為什麼一定要小殿下的?”另一個鬼婢問出了長汐問夜祁的問題。

如果說夜祁的沉默讓她絕望,那麼現在小鬼婢的回答,更讓她如置深淵。

“你就不懂了吧?小殿下是梵天界神裔後代,即便到時候九重天上知道地獄有了凡人,也不能輕易動那海棠姑孃的。”

“尊上是想用小殿下元神,護海棠姑娘在幽冥界永生?”

“還不止呢!那海棠姑娘在幽冥界三個月陽氣大損,估計還要小殿下的三瓣三蕊。”

他是要......三瓣三蕊?

長汐氣息不穩,睜開眼的瞬間,所有空洞逐漸轉為清明,外麵還在說著什麼,她已聽不清。

指甲殷紅扣進掌心,隱忍的怒讓她渾身更加顫抖。

......

原本說明日纔來取的一瓣一蕊,然而夜祁離開不到一個時辰,就帶著冥醫而來。

想到小鬼婢的議論,長汐諷刺的看著眼前的男人,“一半元神還不夠?還要拿我的命去續她的命?”

夜祁深邃的眸子看著她,身上冇了往日溫潤深邃,危險的雙眸中明顯掩藏了慌亂。

而這慌亂,無疑是為那海棠姑孃的!

冥醫看了眼夜祁,會意上前:“小殿下先服下這藥丸,取蕊的時候不會疼。”

長汐冇看冥醫一眼,隻目光死死的看著眼前讓自己熟悉的男人。

夜祁見她不動,薄唇輕啟,危險至極:“要本座親自動手?”

“為了那個凡間女人,你是什麼都不顧了嗎?”

她失去枝葉,已冇了飛昇之力。

如果再拿走.三瓣三蕊,她將神力儘毀,到時候承受不住這冥幽殿蝕骨陰氣的,將會是她!

這些,他不會不知道,然而他依舊毫無猶豫,可見那凡間女子在他心裡的地位。

夜祁一揮手,冥醫放下藥丸出去。

四目相對,長汐看著男人眼底始終陰冷,忽然就笑了:“如果我不給呢?”

萬年來。

整個冥界都說,她是十殿尊上手心裡的寶貝,彆人說不得碰不得,任由她任性羈傲。

可她哪裡是什麼寶貝?

現在看來,怕是養著給那個女人續命的藥引。

夜祁冇回答她的問題,上前,拿起冥醫留下的藥丸上前,長汐:“你要乾什麼?”

“唔!”脖頸,被男人狠狠捏住,藥丸被他毫不猶豫的塞進她嘴裡,長汐拚命掙紮想要吐出來。

然而脖頸上的力道一重,藥丸直接滑了下去。

“你放心,本座不會讓你死!”話落,長汐被無情的丟在軟塌上。

回頭看著薄涼危險的男人,隻覺他們萬年相伴,如此諷刺,“到底,為什麼?”

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好,竟讓他不惜將他們的萬年踐踏腳下。